上海离婚律师,上海婚姻律师谢冬为你提供法律服务
二维码

谢冬律师热线

182-0196-2733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品牌服务»涉外离婚

涉外离婚案中子女抚养权争议的是与非

来源:上海离婚律师 时间:2017/3/23 17:59:46

几经变更的抚养权

  小祥是美国人保罗和阿秀的婚生子。小祥8岁时保罗和阿秀协议离婚,根据双方自行达成的离婚协议,小祥由保罗抚养,双方未约定抚养费。

  5年后,阿秀以保罗脾气暴躁、经常虐待小祥为由诉至法院,要求法院判令小祥随自己生活,保罗按月支付抚养费。法院综合考虑该案的证据和当事人的陈述后,支持了阿秀的诉求。

  谁知该案结案后仅仅3个月,阿秀一纸诉状再次将保罗诉上法庭,要求再次变更抚养权。原来,小祥在随阿秀共同生活的3个月里,在学习和生活方面都表现出不适应,学习成绩明显下降。由于阿秀没有固定工作,租赁的房屋居住条件较差,小祥随其生活居无定所,一时间难以适应。针对这种情况,保罗应诉后表示同意小祥随其共同生活,法院综合考虑了保罗和阿秀的抚养能力,从有利于小祥生活学习的角度出发,判令小祥由保罗抚养。

  抚养人可视子女状况调整

  厦门中院民一庭法官郑承茂在谈及此案时分析,虽然离婚子女的抚养权几经诉讼变更,颇费周折,但“一切为了孩子”的核心思想始终贯穿于离婚案件的审判始终。离异家庭未成年子女随何方生活,法院需要综合考虑未成年子女的生活、学习状态作出最优的判断。这意味着,在有利于未成年子女生活学习的前提下,从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角度出发,这些子女的直接抚养人可以随时调整,这一点在跨国婚姻的婚生和非婚生子女的抚养纠纷中尤为重要。

  非婚生子的尴尬

  明先生是台湾地区居民,在台湾地区已有家庭,与妻子育有一子。自1996年起,明先生与阿岚在厦门同居,一晃就是10年。没有婚姻的同居生活不可谓不尴尬,尤其在阿岚2008年3月怀孕后。无奈之下,阿岚于2008年4月与黄先生结为夫妇,但闪婚5个月后两人又闪离。2008年11月,恢复单身的阿岚诞下小豪,《出生医学证明》上登记的父亲为明先生。

  小豪4岁时,明先生与原配妻子在台湾地区离婚,旋即与阿岚登记结婚。然而因小豪不是明先生的婚生子,小豪无法办理回台湾居住的相关手续,为此,阿岚代理小豪提起诉讼,请求法院确认小豪系明先生的亲生儿子。

  为了证明小豪和明先生的关系,小豪、阿岚和明先生在司法鉴定所进行亲权鉴定,该所作出“支持明先生、阿岚和小豪之间存在亲生血缘关系”的鉴定意见,各方均对该鉴定意见的真实性予以确认。法院最终依据司法鉴定意见书和当事人的陈述,确认明先生系小豪的生身父亲。

  身份关系对“跨国子女”关系重大

  关于本案的焦点和特殊性,厦门中院民一庭法官纪赐进提醒,在实际生活中,一些我国大陆以外的国家或地区规定,只有确认子女属父母在法定婚姻下所生育才可以办理父母所在国或地区的身份证明,因此,确认跨法域的非婚生子女的身份关系是维护此类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前提。本案的当事人小豪因非婚生子的尴尬身份而无法办理回台湾居住的手续,通过司法程序确认小豪和明先生的亲子关系显得至关重要。有关这个问题,既要考虑各方当事人的陈述,考虑婚姻的缔结形态,也要借助科学手段。

  被拒绝的豪门生活

  香港居民老耿是某跨国公司华南区域的总监,年收入超过100万港币,自有住宅地处香港繁华地段,居住条件优越。2007年,老耿与大陆居民萱萱生育非婚生女小秋,由萱萱独立在广州抚养。

  小秋5岁时,老耿提起诉讼,主张萱萱目前无业,仅靠房租为生,由男方抚养小秋更为合适,要求法院判决小秋由其携带抚养,萱萱每月支付抚养费2000元。尽管老耿的陈述属实,但他工作任务繁重,常年出差,且其与妻子已经育有一子一女,妻儿均常年居住国外,可谓心有余而力不足。

  相反,萱萱自小秋出生后辞去工作,专心照顾小秋,与小秋朝夕相处,在她的抚养下,小秋的社交和学习生活丰富多彩,表现健康愉快。虽然萱萱目前无业,但是由于她有三处房产,每月租金也有近4万元,除去每月房贷两万元,剩余的收入亦足以负担两人在广州的日常生活。

  经过仔细权衡考量,法院认为小秋现阶段的生活愉快安稳,倘若安排她到香港生活,需要做出多方面的适应,包括认识新的家人,适应新的饮食、起居和管教模式,这对从未想过自己需要离开萱萱生活的年幼的小秋而言并不合适。最终法院驳回了老耿的诉讼请求。

  抚养权确认需多种因素平衡

  厦门中院民三庭法官陈璟向记者分析,跨国跨地区未成年子女的抚养,不仅要考虑其生身父母的经济条件,更要考虑未成年子女的身心健康和心智成长,这才是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根本。相对稳定的生活环境、相对熟悉的社交环境和相对固定的语言环境,对于维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意义重大,相反,突如其来的新家人、完全陌生的居住环境和较为生疏的语言环境对幼小心灵的冲击不言而喻。抚养权何去何从,不是简单的经济条件的较量,而是经济、时间、情感等多种因素的平衡。从这个角度讲,家资万贯诚诱人,朝夕相伴更珍贵。